传媒培训

喜“新”厌“旧”令众多传媒人选择“逃离”

时间:2015-1-14 13:49:13  作者:今传媒  来源:www.mediatoday.cn  查看:49  评论:0
内容摘要:    马云说,员工离职的原因林林总总,但只有两点最真实:一是钱没给到位,二是心受委屈了,归根结底就是一条——干得不爽。     一些媒体人要逃离“媒体圈”,也不外乎这两个...
    马云说,员工离职的原因林林总总,但只有两点最真实:一是钱没给到位,二是心受委屈了,归根结底就是一条——干得不爽。

 

    一些媒体人要逃离“媒体圈”,也不外乎这两个原因。在这个以梦想筑基的行业,梦想正越来越远,谈梦想的人越来越少。

 

    比钱更重要的是精气神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记者成了大家茶余饭后调侃的对象。有这么一个段子,甚是有名——如果你的朋友是记者,请你体谅他,因为他早出晚归,担惊受怕,加班不补休。

 

    而更多的是调侃记者的收入,说每月拿着8000块,和一帮一月拿数十万块的公司老总们高屋建瓴地谈产业规划,这是财经记者;每月拿着7000块,流着哈喇子说着年薪百万以上的人怎么吃穿玩乐,这是时尚记者;每月拿着6000块,两眼放光地写“中国向何处去”之类的文章,这是时政记者;每月拿着5000块,全国各地要追查真相,常常被赶出门偶尔被追打,这是记者中的战斗机——调查记者。

 

    不得不说,10年来,媒体行业的工资几乎无增长。很多媒体人发现,刚毕业的时候,自己的工资在同学当中很有优越感,但三五年之后,优势全无。

 

    酒店行业创新品牌、喜鹊愉家创始人张鸿举也曾是一个媒体人,“当初我是跑口记者,线上的人很熟,经常在一块吃饭,总不能都让别人掏钱吧,但自己掏钱又囊中羞涩”。于是,张鸿举在17年前就毅然跳出了媒体圈。

 

    记者不光是钱少,比钱少更可怕的是,精气神没了。过去很多记者为了跟一条线索,无论吃多少苦,受多少累,都会想尽办法,咬定青山不放松。但现如今,有这种精神的记者少了。

 

    理想正在渐渐褪去,存在感和价值感正在慢慢消散,迷茫和焦虑却在与日俱增。记者在从业过程中的自豪感渐渐少了,新闻的无力感增强了。

 

    一方面,由于信息传播、获取形式的变化,现在一篇报道的传播效果跟过去相比,大打折扣;另一方面,过去记者能与老板们平起平坐,快意人生,但现在却少有人能做到。

 

    与新闻的无力感相对应的是,新闻专业水平的缺失。国外的记者往往胡须花白了,还在采访;而中国的环境下,就跟割韭菜一样,记者一茬比一茬年轻,缺乏必要的积累和阅历。

 

    老板们20年、30年如一日,专注于商业某个领域,在资本、技术等方面的修为和历练远远超过普通记者,而记者则少有相关积累。所以,我们看到很多文章大都缺乏“专业水准”,还在纠结于某个老板或公司的创业史,不厌其烦地讲着几十年前的老故事,读者烦、老板烦,自己也会烦。

 

    “原地踏步”的待遇、缺失的新闻理想和较低的新闻水准,成了环环相扣的恶性循环——待遇差造成行业门槛低,进而造成媒体业鱼龙混杂、人心浮动,新闻理想与水准也就可想而知,而这两点又会逐渐侵蚀整个行业的声誉和效益,同时也对从业人员造成物质和精神方面的双重损害。

    

    坚守还是离去

    

    也有很多人在坚守,或者为了理想,或者因为已经习惯,或者因为媒体相对自由的时间。

 

    但是,逃离正成为一些人的选择。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新闻行业好像不太适合“养老”。“你写稿了就有收入,不写稿了就没有,除非参与经营。”原《华夏时报》记者王新磊说。而如果年纪大了,已经熬不了夜,写不动稿了,那怎么办?

 

    而且,在新闻行业,一个刚入行的菜鸟,与干过5年甚至10年的老手,拿几乎一样的薪水,这在大部分行业中也是不可理解的。

 

    而更多的人是基于一种梦想。不少主动选择离开的,都是媒体精英,他们希望通过更大的平台,去实现自己的抱负。有的人选择去相熟的企业,有的人则更彻底,直接下海创业。

 

    媒体人转型到企业,最容易也是最多的,是担任公关。因为企业公关工作很多都是和媒体打交道,记者对媒体的操作流程熟悉,在媒体界也积累了众多的人脉关系,所以工作起来驾轻就熟。这已经是不少媒体人,尤其是财经记者重要的出口。

 

    君不见,中国互联网界的BAT三巨头——百度、阿里巴巴集团和腾讯公司的公关部负责人,都是媒体人出身。而在某知名市场化财经报纸内部,也流传着这样的“佳话”,讲的是有个记者,仅采访过一次山东某上市公司老板,没过多久就辞职投其而去,现在已经是公司董秘。这样的传奇并不多见,自然成为同行间艳羡的对象。

 

    很多转行者,离开的时候都会说得毅然决然:“终于脱离苦海了。”但到底是从一个坑爬上来掉到另一个坑里,还是从一个坑爬上来走进天堂了呢?不一而足。但是不适应和烦恼,总是免不了的。媒体从业人员的时间相对自由,纪律性不强,来到一个各方面管理都更苛刻严格的单位,肯定会百般不适。

 

    更让转行的人所不能适应的是,原来可能和企业老板是“哥们儿”,是“兄弟”,但现在则是“老板”与“伙计”的关系,身份、角色的变化,自然伴随着阵痛。

 

    创业的也不在少数。《财经》杂志资深记者赵何娟创立“钛媒体”,《中国企业家》李珉创建“虎嗅”,在IT圈很知名;《创业家》前执行主编申音的NTA创新传播机构,在京东系列事件策划中声名远扬;罗振宇的《逻辑思维》、方三文的“雪球”、李甬的“猿题库”、唐岩的“陌陌”、李学凌的“YY”,也在各自领域风光无限。而那些不知名的,正走在创业路上的前媒体人则更多。

 

    媒体人,尤其是财经记者,创业有着天然的优势。他们见多识广,既有宏观思维,也有对细节的把握,资源多,人脉广,再加上现在创业的整体政策环境向好,资本充裕,可能两三个人开创起来的公司,用上两三年时间,就真的像站在风口的猪一样,飞起来了。

创业成潮

 

    媒体人创业,已经像钱塘江大潮一样,一浪高过一浪。可能相对庞大的媒体从业人员群体基数,创业人员总数并不多,但是却极有代表性和带动性。而这又一定程度上,推动着媒体人的创业潮起潮涌。

 

    提及创业,很多做生意的朋友都会劝你:创业有风险,辞职需谨慎。但当你看到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离开去创业的时候,留下就已经是一种煎熬。

 

    在一个名为“媒体人转型探讨群”的微信群里,创业者相对较少,但却是“嗓门”最大的一个群体。当有人弱弱地问,创业后悔不后悔时,这些前媒体人给出的都是这样的回答:“出来后悔,不出来更后悔”;“想辞要趁早,30岁还摔得起,4050岁摔摔就骨折了”;“根本不可能后悔,你就是搞砸了,也不应该后悔”。

 

    当问及创业的感受时,麦草动漫董事长黄涛说:“创业的感觉不用说。不创业,你说再多他也理解不了;创业了,你不需要说,谁创业谁知道。”

 

    面对前媒体人的鼓动,很多媒体人都跃跃欲试。

 

    但是创业并不简单,你得受得了煎熬。虽然有人说,享受创业的煎熬真好,但真正处在煎熬中的人,又有几个能够承受得了?当自己的钱已经花完,投资人还没有出现,每个月又到发工资,面对员工的眼神时,那种煎熬,非常人可以忍受。

 

    很多人看到贼吃肉,却没有看到贼挨打。如果要创业,你准备好了吗?

 

    “作为记者,写文章的时候,看不上这个模式,瞧不上那个模式,可以高大上,但要创业时,就要警惕,世界上没有几个傻子。”厚朴电子商务总经理高二坡说。

 

    当记者的时候,你是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善于比较,可以指点江山;但到你自己开公司,变成执行方时,必须从零开始,以前基于理论的分析都不行。

 

   “创业不一样,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像结婚;当记者就像谈恋爱,风花雪月,站着说话不腰疼。”黄涛说,创业应该是实实在在的,站在用户立场上考虑产品与服务,从赚小钱开始,别一上来就想着所谓的顶层设计,想着上市。只有活下来,才是硬道理。在活下去的基础上,还要记住初衷,慢慢积累了生存的基础,再朝着目标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