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活动

佛教传媒路在何方?传播什么、怎么传?

时间:2016-4-22 17:10:00  作者:今传媒  来源:www.mediatoday.cn  查看:19  评论:0
内容摘要:​    2016年4月7日至9日,国内首家“佛教新闻训练营”——“凤凰佛教通讯员第三期培训班”在川东名刹重庆华岩寺举行。来自全国18个省市、自治区及澳门地区的29家寺院及佛教...
​    2016年4月7日至9日,国内首家“佛教新闻训练营”——“凤凰佛教通讯员第三期培训班”在川东名刹重庆华岩寺举行。来自全国18个省市、自治区及澳门地区的29家寺院及佛教机构代表共计40余人参加了为期三天的集训,横跨中国辽阔地域的佛教传媒专业团队初现雏形。

虽然从粗口径的统计上看,中国的佛教信众多达数亿,但专门的佛教新闻平台暂时还只能算是小众传媒。今天,在中国文化复兴、中国文化自信日益成为主旋律时,作为中国传统文化底色之一的佛教,无疑是文化复兴概念中所谓的“时尚内核”。正如重庆华岩寺方丈道坚法师在“凤凰佛教通讯员重庆华岩寺集训营”圆满收官时所开示的,佛教不是保守的代名词,是可以勇作时代弄潮者的先锋角色。凤凰佛教此番新鲜出炉的一批通讯员,或将成为未来思想文化界最为“时尚”的一群身影。

新媒体移动端战争胜负已定,佛教新媒体仍在起步

佛教传播并非新生事物,重庆华岩寺方丈道坚法师指出:在传播学意义上,佛教无疑是一个异常成功的典范。佛陀证道后,从为五位弟子的小范围布道开始,佛教经过3000余年来在世界各地的强劲传承,雄踞世界三大宗教之一,印证着跨越时空、直指人心的影响力。

佛教传媒路在何方?传播什么、怎么传?

凤凰网总编辑邹明讲座现场(图片来源:凤凰佛教 摄影:妙传)

时至今日,佛教的传播学神话是否依旧在延续?在本次“凤凰佛教通讯员培训班”上,凤凰网总编辑邹明感慨说,中国门户网站在PC端的战争打了10年,形成了今天的排名格局,而移动端的战争只打了3年就胜负已定,硝烟已散。这意味着新形态的传媒战争事实上已经结束了。而佛教应对新媒体的传播行动,或许在某些角落、某些角度还没有起步。

凤凰佛教《海潮音》主笔明贤法师早在数年前就已经开始强调,这是一个“虚拟规定现实”的时代。这个时代大众心目中的佛教形象、佛教观感甚至佛教生命力,在相当程度上不是由事实来决定的,而是由虚拟网络和大众传媒建构出来的。这就是为什么法师持续呼吁,在虚拟空间佛弟子同样“守土有责”。

佛教传媒困惑之一:人在哪里?

移动端的蓬勃兴起带来了浅阅读时代。为了迎合移动端的阅读快感,严肃的宗教主题甚至会与金钱色情暴力相捆绑来博取注意力和点击量。如果佛教新闻传播的从业者不能有效率、有力量地占领传播阵地,如果没有声音和行动来矫正戏谑与抹黑,那么只能任人建构,甚至任人鱼肉。这也是在凤凰佛教通讯员集训营上,资深媒体人崔明晨郑重强调的:作为佛教资讯当仁不让的一线传播者,如果在座的各位通讯员们素养不足、作为不力、把关不严,让传播渠道门户洞开,将对佛教新闻的整个行业造成伤害。

毋庸置疑,行业对于一名合格“佛教传媒人员”的要求还是相当高的,不仅要求其具备专业的新闻素养,还要通晓佛教义理、了解党的民族宗教统战政策等等。目前大陆佛教媒体的从业人员(包括各寺院道场、各地佛教协会负责宣传的工作人员),大都没有传媒从业经验和相应的上岗培训,这在很大程度上直接导致了佛教传媒产品的低量、低质。也正是基于这份行业忧患和宏观使命,凤凰佛教首开先河,投入资源为整个行业着手打造第一批通讯员尖兵排。

正如凤凰网副总裁、总编辑邹明所说的,无论未来的传媒形态如何创新与颠覆,管它VR还是AR,有两样要素永远是核心基础——人和内容。也因如此,佛教传媒人才队伍的组建和成长,堪称意义深远。

佛教传媒困惑之二:传播什么? 怎么传?

人的问题开始解决了,内容的问题更有待讨论。内容无疑有两个层次,内容的形式和内容的实质。在新媒体时代,只有具备传播效率、深入人心的形式,才能成功把内容实质传递给受众。换句话说,只有选对形式的内容,才有可能在受众的视野中存活下来,然后繁衍开去。

凤凰网总编辑邹明在凤凰佛教通讯员集训营上谈到:这个时代的新闻内容要当做一个产品来打造——内容的创作、包装、传播和营销,往往是一个人或是一个团队盯下来的,这也意味着是一体成型、一气呵成的。这是技术问题、战术问题,更是战略问题。

那么,佛教传媒人员是否具备这样契合时代的意识和工作节奏?

内容的形式还有另一个层面,就是所谓论调。在这方面,道坚法师可谓敏锐度超前。法师在通讯员特训营收官时的总结开示《信息化时代的佛教担当》中谈到,很多时候中性客观的表述,比我们惯用的溢美之词更能够赢得受众的信服和好感。确实,佛教高超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并不是直白铺排、强行灌输就能够奏效的,在这个流行独立自主意识的时代,新闻资讯类篇章里的中性叙事,往往更能够以一种绵里藏针的方式,来传达佛教的慈悲与智慧。

2013年“瑞云寺事件”发酵时,在各大媒体报道中,阅读量和转载量最大的一篇,实际上是凤凰佛教独家撰写的一篇纪实调查(旧城改造与古寺突围福州瑞云寺拆迁困局调查)。该文长于叙事,少有评论,但通读下来正义与邪恶之间高下立判,堪称佛教媒体制造优质内容的经典案例。

在某种程度上,上述判断实际在肯定以凤凰佛教为代表的、以大众传媒为承载基础的佛教传媒的定位。凤凰佛教负责人崔明晨在通讯员特训营上表示,凤凰佛教秉承整个凤凰网的调性——“有温度、真性情、敢担当、有风骨”,但它不是道场,并非布道弘法之所,它负责的是为特定的宗教族群和文化领域提供展示自我、百花齐放的平台。也恰恰是这种中性客观、平衡独立的定位,让其刊发的佛教内容有着天然的权威与深入人心的渗透力。也恰恰在这个意义上,专业品质具足的佛教频道,无疑算得上更有力的弘法道场和护法力量。

佛教传媒路在何方?传播什么、怎么传?

欢聚一堂,携善者同行(图片来源:凤凰佛教 摄影:雷劲)

佛教传媒困惑之三:如何恒定价值观?

凤凰网总编辑邹明老师在“凤凰佛教通讯员特训营”培训讲座上谈及国际传媒集团发展规律时总结道,要保持一个传媒旗舰的长盛不衰,跟进不断翻新的传播工具尚在其次,更为重要的实际上是价值观的恒定。在这方面,佛教传媒无疑有着特殊的优势。

从佛陀证道之初,佛教的世界观、价值观及其指导之下的道德律,就是本自天成、本自具足、恒定不变的。除了正见基础之上、度化众生之需所作的善巧,佛教的基本纲领从来不需要“与时俱进”。纵然如上所述,佛教传媒领域的新闻资讯有必要以一种中性的形式,来绵里藏针地传达态度,但这颗针,一定是符合佛法见地的定海神针——佛教传媒一定有它区别于普通大众传媒的特殊性。

时下,我们总提文化繁荣、文化品牌、文化复兴和文化自信,多数时候佛教弘传也被裹上文化的软包装才得以顺利推进。但文化不是空壳,春暖花开式的文化情趣,一定是奠基在凝重深厚的生命思辨与生死信仰之上的。多元多彩的佛教传播,一定要有一个强硬内核,就是“正见在堂、纲领在握”。这个核心影响力和思想主动性,理论上讲不应该掌握在媒体编辑手中、不应该掌握在文化界票友手中、不应该掌握在学界专家手中,而应该掌握在教界有识大德手中、掌握在中国正在形成中的僧团思想界手中。

不避冗长略举一例。面对当今佛教界内外的诸多乱象,有人讲破邪和护法更加迫切,有人讲显正和弘法更加务本,孰是孰非,颇费口舌。破邪与显正的配比,到底尺度在哪里?这可能要纵深宽广地考虑时代因缘与传承节点,这可能不是善男信女和热心观众能够推导得出的,这需要深度参考时代需求及宗教家的判断。这或许正是佛教传媒界的特殊性所在,也或许正是这一领域的终极价值所在。

“供给侧改革”,虽然是快被玩坏的概念,但在佛教传媒领域,这个概念赤金足两,一点都不轻浮不过时。与佛教相关的资讯,有必要从供给源头上把握方向、把控品质,这奠基于教界与传媒界之间良好互动、共襄盛举——这是凤凰佛教值得标榜的精准判断与努力成果,这也是当前与未来佛教传媒领域需要进一步求解的深刻命题。